您的位置:

首页  »  成人小说  »  培养老婆当妓女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培养老婆当妓女
本人: 认识我的人都叫我真心哥,玩得特别好的就叫我驴哥, 因为本人身高190而得名。 老婆: 净儿,身高165cm,三围86、63、87, 一头披肩的黑发加上修长的美腿不管走到那里都有80\%的回头率。 ***********************************「十年之痒」这个词大家都不陌生, 我和我老婆就现在这处于这种状态特别是我们有了小孩之后, 性生活更是缺少以往激情到后来更是发展到性交几分钟就草草结束。 夫妻关系也越来越紧张,终于在我一次嫖妓中的突发奇想, 重新点燃了夫妻之间的爱情之火和欲望之火。 可回到家中后,我的心却久久不能平静, 昨天晚上的一幕不停的在脑海中像放电影一样闪过。 让我冲动和兴奋不已,这时我听见厨房传来我亲爱的老婆, 正在唱歌和炒菜的声音便急不可待的跑进厨房, 一把抱住老婆迅速的脱下红色的绵制内裤,抱住细腰, 把已经红得发亮的龟头插入了我心爱的净儿骚B当中。 「哦……!老公,讨厌了,人家正在炒菜呢别……别……弄人家了, 哦……你今天怎么这么硬插得净儿好爽!快停……快别停!」「你到底是要我停还是不停啊。 」我说着停下了正在插动的鸡鸡。 「啊!你现在更讨厌了,弄得不汤不火的, 不管了!」说着把煤气开关一把关上不由分说的把我推在了客厅的椅子上, 扶住我的鸡巴便一把坐了上去!「啊……!老公 好爽你今天太棒了,鸡巴太硬了, 我们好久没这么有过了!哦……啊……好爽喔……嗯……啊……啊……」我说: 「爽吗?想不想以后都这么爽啊!净儿」「啊……啊……想, 我想以后天天都停样我要你,快点、老公,继续不要停!」「那你去当妓女就可以天天这么爽了!」净儿勐然一停, 带着疑惑不解的目光看着我看着我面带笑容的脸, 以为在开玩笑于是就放开了心,继续着上下不停的动作, 边动边说: 「好啊……啊……哦……老公你把我卖去当妓女吧!」「哦……, 让你的净儿每天被不同的男人操!嗯……嗯……哦……让你每天不停的绿油油的帽子。 你就当龟公拉客,数钱,哦……净儿就用骚B去不停的为你嫌钱。 」听着净儿淫荡的话语,我便再也忍不住了, 我一个起立把我老婆抱到了客厅的沙发前,把她狠狠的丢在沙发上, 一把分开我老婆修长的大腿用最传统的男上女下式接着抽插起来。 净儿则双手抓着头发不停的叫,「啊……啊……嗯……啊……喔……好爽, 快点再快点,老公净儿要到了……要尿了……再快点, 啊…………到了……到了……。 」我也在净儿不停的抽搐当中把磙荡的精液射入了净儿的子宫当中。 一觉睡醒,发现太阳已经高高升起,而我心爱的净儿却不见的踪影便起床寻找, 可一看到餐桌上的油条、稀饭及在厨房忙碌着的净儿 心中不由的一甜感叹到还是我的净儿好啊!我真的要实行我心中的计划去凌辱我心爱的净儿吗?要是净儿知道了我的真实想法, 难怪不会闹着和我离婚吗?虽然结婚这么多年了 可感情却是越来越深厚越来越觉得离不开对方了啊!可一想到那晚和兄弟们在一起那激动人心的场景, 便不由自主的咬咬牙。 想我的净儿会理解她亲爱的老公的想法的。 边想着边走向了净儿,从背后一把抱住了净儿还未来得及穿衣服的娇美胴体。 呀!讨厌,臭老公、坏老公把人家吓了一跳!净儿怕什么, 难道是怕色狼突然进来强奸你吗?净儿才不怕呢?有老公在家色狼不敢进来的 就算真进来了老公也会保护净儿的。 老公才不来救你呢?要是真有色狼来强奸净儿, 老公就在边上看色狼的鸡巴怎么进出净儿的骚B的 边看边为色狼加油让色狼没有顾忌的狠狠强奸净儿, 要是没有色狼来老公就帮净儿去召嫖客让嫖客来嫖你, 好吗?老公……?你不会是来真的吧?我沉默的抱了净儿一会 开口说道「老婆我们结婚快十年了,儿子也快读小学了, 可我们性生活却越来越谈老公真怕这样下去会影响我们之间的夫妻感情, 再加上昨天的一些经历老公突然发现了一个解决我们之间性生活没有激情的办法?净儿你应该也感觉到了老公昨天的勇勐。 净儿想以后天天都是这样吗?」想啊!太想了!老公昨天太棒了, 比以前都勇勐一些老公告诉净儿怎么回事啊!你是不是吃了伟哥啊!说完净儿就嘻嘻的笑了起来。 你个该死净儿,居然把你老公想得这么没用, 居然要吃伟哥快自觉点把你的小内内脱下来让老公好好的把几下屁股惩罚你。 说完便不由分说的脱下了净儿那蕾丝的T字裤, 扬起手狠狠的打了一下!呀!坏老公又打净儿的小屁屁, 每次人家一犯错你说打人家的屁屁,要是老公你把我的小屁屁打坏了, 看你怎么办。 臭老公你今天要是不说清楚是怎么回事,小心净儿晚上不让老公使用净儿的小穴。 我沉默了一下,还是起身去睡房把手机拿了出来(看过第一集的各位大大, 应该知道兄弟我拿手机的原因吧)把昨天在酒店录的映像找出来并点击播放, 然后交给了净儿而我则仔细的观察着净儿。 老公……这是怎么回事,这上面的人不是我, 真的不是我你要相信人家!听着净儿带着哭腔的声音, 我连忙抱住净儿的胴体说「别哭了宝贝我知道上面的人不是你, 我要你看这段视频也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于是我把那天的经过慢慢的说给净儿听, 边说边想到那天那帮兄弟叫着净儿嫂子的名字边玩的情景 下面的鸡巴便又不由自主的硬了起来鸡巴感受着阴道里传来的湿润和温暖更加跳动的历害, 但我还是强忍着冲动把事情的经过及我那天的感受说完。 说完事情的经过后,我便深深的舒了一口气。 接着说道,老婆,我们去找那个妓女好好谈谈, 你去顶替她做鸡好吗?这样你也爽了!老公也觉得更加刺激且又不担心老婆你会变心。 这样一举两得的事,何乐而不为呢?净儿听我说完, 低下早已经羞红了的脸沉默了好一阵才说「老公,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们夫妻之间的感情才这样做的 可……可要是净儿真的去做的小姐之后老公不会嫌弃净儿吗?不会不要净儿吗?净儿是很想过这有滋有味的生活, 可是要是以牺牲我们的感情为前提净儿宁愿不要, 也要疼我、爱我的老公。 」听着净儿的话,我被深深的感动了,在净儿的脸上深情的吻了一下才说道「不会的, 你要相信老公这个主意是老公提出来的,老公又怎么回嫌弃净儿呢?老公爱净儿还来不及呢?老公只是想为我们平谈的生活增加一点别样的刺激, 老公喜欢净儿给我带的绿帽子最好是天天都让我戴着净儿给我的绿帽, 这样老公才会越来越爱你净儿你看,老公一想着你以后会被别的男人操着, 我下面的弟弟就已经激动的不行了。 」说着,我便故意的把已经硬了又消下去,又再硬起来的鸡鸡狠狠的顶了一下老婆的阴道。 啊……老公……只要老公高兴,净儿一切都听老公的安排, 老公想让净儿怎么样净儿就怎么样老公,好好的疼爱净儿吧!以后净儿的骚穴就不只是老公一个人用的了, 到时老公可不要吃醋哦!边说净儿边急不可待的脱下我内裤 把鸡巴扶正后引向了早已经湿透了的阴道之内。 随着一身幽长哦………………身!我和净儿又开始了晨练!(三)***********************************非常感谢大大们把我升级为中级会员以及积分达到10分, 我会以更加饱满的创作热情来回报大家。 真实的事情,真实的想法,可是由于对做爱的文字表述不是很能引人入胜所以有不尽人意的地方请看在初次创作多多量解。 谢谢!***********************************当晚上我站在新时空大酒店门口时, 复杂的心情让人难以表述激动?紧张?还是其他?无法说清, 只知道我咬牙走向电梯时大脑都能感觉到脚步的虚浮和额上的汗珠以及兴奋得有点红润的脸, 这感觉不让我回想起刚成年那会第一次偷看隔壁阿姨洗澡时的心情。 (大家不要笑我哦!我想很多兄弟对会有和我类似的偷看经历吧)当在前台开好房带着这种复要的心情来到28楼的客房进入房间后才有所平复, 坐在床上便迫不及待打通了酒店按摩内缐电话 找来了当天我们几兄弟嫖过的那位工号22的小姐。 「帅哥,你需要什么服务啊!咦……是你啊!即然是老顾客了, 那就清楚套路了赶紧脱衣服吧,抓紧时间哦, 我可是生意很好的不抓紧时间可别怪我放你鸽子哦。 嘻嘻……。 」听着小姐说完了话,我便从钱包里拿出了一千元钱, 递到了她的面前「小姐,我和你商量个事吧!作为事情的回报, 这是你的好处费!你要是觉得少了我可以再加一倍 你看怎么样。 」停下了正在脱衣动作的小姐, 因非常奇怪和疑惑的目光看着我说: 「你先说说什么事吧!事先说清楚, 抢骗这一类的事我可不干。 」汗、瀑布汗、成吉思汗、没想到这位小姐会把我想成这样的人, 于是赶紧张口解释道: 「放心这种事我可没那么大的胆子, 你就是再借我个胆也不干啊!再说我们又不熟。 其实这事对你来说其实是件好事。 」「哦!好事?那你说说吧!」说完便坐在了酒店房间里的椅子上, 点燃了随身带着的女士香烟静静的等待着我的下文。 「事情是这样的,我自从上次来的四人一起上过你之后, 就发现我有淫妻情节可在大陆这种社会环境下, 要做到淫妻还是有一定的被熟人发现的机率可是上次发现美女你长得和我老婆很像后, 便有了一个主意那就是让我老婆代替你去做小姐而你却只要坐着数钱就行了。 你看这事怎么样啊!美女,能行得通吗?」「哦……哈哈……笑死我了, 你先等会 让我笑一下先!」等了好了一阵才笑完的小姐用那种鄙视的眼光看着我好一会才说: 「还有你这种喜欢带绿帽子的贱男人, 这世界可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你说的你老婆就是上次你们一起来的那几位在不停的操我时, 边操边叫的那个叫什么净儿的人吧。 其实这事对我来说确实有好处,可你得答应我的要求, 我就同意并为你保密。 」「说吧!只要我能办得到的,一定为美女你办到, 谁叫你是美女并有求于你呢。 」「你有淫妻情节。 可你知道吗?做我们这一行的都有一个通病就是恨你们男人, 所以这样吧!我的要求不多 第一: 你老婆所赚的收入, 必须如数交给我作为交换,我为你老婆提供更多的出台机会。 第二: 我恨你们男人,在你老婆代替我其间你必须做我奴隶, 放心也就是我接完客回来后你舔下脚丫、舔我被那些男人操过的骚B和用你的贱嘴接一下我的尿!要是同意从明天就可以开始了, 不同意就赶紧磙蛋我还要去做生意呢?而这钱我会拿一半作为你召我的费用。 」听着小姐说完,我惊呆了, 我心想: 『我在这小县城里可能已经算是异类了, 没想到还有比我变态和异类的人而且还是个女人, 最主要还是个小姐。 这样屈辱的条件我要答应吗?我能答应吗?』思考了好一会, 心中的淫妻情节还是占了上风。 对着那小姐狠狠的点了下头,并站起来, 申出手和小姐紧紧的握了一下说: 「我答应了。 祝我们合作愉快,这钱你拿着,我今晚得先回去和我老婆商量一下, 明天下午一点之后会准时来这个房晨找你的房间我已连续开了一个星期, 你可以放心的住在这里。 交易的这段时间里就不用回你那酒店外面的宿舍了。 」说完我便回也不回的走出了酒店的房间。 带着比来时更加复杂的心情回到了家里。 「啊……你回来了!老公,你晚上吃完晚饭不理我就一个人跑了, 做什么去了啊!是不是又到外面鬼混去了啊!」收拾好复杂的心情 用戏虐的目光看着我心爱的净儿说道: 「净儿 你可冤枉你的老公了。 老公今天为了净儿的事出去忙去了,还在外面受了委屈, 老婆你还怪我真没良心。 」「我的事?呀……坏老公!你还真去找那个小姐的了啊!这事羞都羞死了, 要是让熟人知道了是我本人以后我还怎么做人啊!人家不干了。 」说完,老婆便用双手遮住羞红的脸部。 听见老婆这样说, 我顿时急着说着: 「我的好净儿, 不怕了你每次接客老公肯定会躲在一旁边保护我心爱的净儿, 边看那些嫖客怎么操我的净儿。 再说你明天去了就知道你和那个小姐长得有多么的像, 别人一定不会怀疑的就算是真有熟人去了,顶多以为是长得比较像, 并把你幻想成我老婆压在身上用力的操而以。 再说我为了说服那个小姐能答应这个事,你的老公可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哦!」说着, 我便把那个小姐给我提的要求告诉给了净儿听。 「啊……,老公你怎么能这样做呢?为了净儿, 你居然负出的这么大的代价净儿太感动了,净儿会爱老公一辈子, 永不变心的。 」说完,净儿用带着泪流满面的脸,扑向了我的怀里。 慢慢的,净儿用她那纤细的双手解开了我的裤带, 把我的鸡巴含入了她温暖的口中。 「哦……(别以为只有女人会叫这一声哦……, 男人也一样的不信的兄弟,让你们的老婆或女友去含一下鸡鸡试试就知道了)太爽了, 净儿……你真他娘的会舔鸡巴继续……嘶……深一点, 对再深一点顶到你的喉咙了,好爽。 」我的娇妻边舔边用那如丝媚眼看着我, 「爽吗?老公要你的亲亲老婆来下更爽吗?」说完, 我的净儿从我的胯下钻了过去 拍了一下我的屁股说: 「坏老公, 把你的大屁屁跷起来。 」「做什么?」我带着疑惑不解的想法, 跷起了我的屁股怎个身体趴在沙发靠背上。 刚把屁股跷起还没反映过来,我老婆已经把她的舌头伸向了我的屁眼, 「嘶……靠净儿,你以前可从来不肯这样的, 哦……你越来越淫荡了老公越来越喜欢我的净儿了, 开始有点舍不得把我的净儿给别的男人使用了 对……就这样舌头可以再舔进去点!我的好净儿。 」净儿用停下来休息的间隙说: 「老公对我这么好, 净儿连这都不肯为我亲爱的老公做就太对不住我的亲亲老公了, 老公今晚还会有更爽的你期待已久等着你哦!老公你慢慢的享受净儿为你的服务吧!」说完净儿就继续了她的舔肛大业, 舔得我的鸡巴都流出了亮晶晶的液体舒爽不已。 良久后,我正在爽得不行快要自行射精的时候, 老婆好像知道我要射精了一般停下来,「亲爱老公等净儿一会, 先忍一下哦!老婆去准备一下好让老公更爽。 」说完净儿就跑向了睡房,神神密密的从睡房里拿出来一瓶很久以前买的润滑油, 很仔细的涂在我红得发亮的龟头上和硬得发疼的鸡巴上 再把已经脱光了的屁屁跷着迎向了我的龟头还不时摇了几下丰满的臀部。 「老公,你今晚可要好好的疼爱净儿哦!净儿把老公想念以久的屁屁交给了老公, 那里可是人家第一次我要把除了我身所有的第一次都豪无保留的交给我心爱的老公, 来吧!老公好好的疼爱、好好的使用你的净儿吧!净儿要老公的鸡巴狠狠操, 把净儿这个淫娃荡妇操死。 来嘛!老公,我要!」听完老婆这样淫荡的话语我那里还能忍得住剑拔弩张的鸡巴, 把早已经涂好了润滑油的鸡巴不带一点保留的狠狠的插进了净儿已经用双手掰开的屁屁。 「啊……好疼……轻一点老公,人家那里估计都被你的大鸡巴撑裂了。 」我的鸡巴刚插进净儿的肛门,就差点被那紧窄肛门夹得射得精, 好不容易忍住了射精的冲动在里面休息了一会, 就慢慢的开始抽动起来。 (兄弟们,不知道你们中有几个真正的玩过肛交, 要是玩过的可以再短信里面交流下要我说,肛交那种舒服真的不是能用言语就能表达清楚的, 比操前面不是可以同日而语的)「净儿太刺激了, 太爽了我真的要好好谢谢你,让我偿到了这样的方式。 今天老公要好好的操一下你这个骚货,狠狠把你的后面操爽。 」「啊……啊……哦……啊……又痛……又涨……又爽……老公, 你可以快一点了啊……好刺激,好爽。 哦……哦……操得我前面好空虚,老公我前面也要。 啊……快一点,啊……」「你个骚货,还没开始卖, 就想要3P了你个贱货,今晚前面鸡巴是没有了, 不过厨房里还有一根没来得及吃的黄瓜也给你用好吗?把你的前面也塞住, 让你彻底爽够好吗?」「哦……好啊!快点啊……我们边插边去厨房, 不要停……啊……继续不要停……好爽爽死净儿了。 」于是我们边操边行进着往厨房而去,在厨房的冰箱里找到还没来得及做的本地黄瓜(本地黄瓜带刺的, 这个大陆这边的都应该知道)净儿就一把抓过黄瓜 就在厨房里迫不及待把带着刺儿的黄瓜插入了前面湿淋淋的阴道。 还只插进去了一半,就听见我净儿一声「啊……」的高叫, 「老公……老公……我这里前后好满……太舒服了 我从来都不知道……前后都被插入是这样的爽!啊……不行了 净儿不行了要来了……要来了……哦……到了……要到了……好爽……啊……对不起, 老公……净儿到了。 」叫声刚落,净儿就已经软倒在了厨房的地面上。 身体还不时的无规则的抽动着,眼睛也不时的翻着白眼, 我从来都没见过净儿能高潮成这样子。 而我却只能哭笑不得的挺着鸡巴站在一边心想, 这那里是让我好好的爽啊!明明就是把自已爽得不行了 等下她恢复过来已一定要口爆,好好惩罚一下她, 这么不负责任的态度。 过了好一会,净儿才慢慢的恢复过来,用带着欠意的目光看着我, 「老公都是净儿不好,不能让老公尽兴,净儿只能用上面的骚B来服待老公了。 」「真的吗?老公不会不要我?真的会躲在一边保护我吗?」「当然真的, 放心吧!净儿!我们这麽多年的夫妻感情老公才舍不得不要净儿, 舍不得净儿受到任何伤害。 」听我说完,净儿调皮的在我耳边舔了一下「那老公一定要躲在边上保护净儿哦!到时好好看看净儿怎麽被别人操的, 怎麽给老公带绿帽的。 嘻嘻……」听着净儿调皮的话语,我差点就没能忍住把她就地正法的心思。 可一看这电梯里的摄像机就只能忍住,趁着电梯门快打开的功夫, 偷偷的在净儿丰满的臀部狠狠的抓了一吧!抓完不待净儿反映过来 就赶紧跑了出去。 而我的净儿楞了下神,便叫了声「讨厌……」便也急急忙忙追了过来。 当我敲开我定下的房间,净儿才气喘吁吁追了上来, 还没来得及打我就看见了给我开门的那个小姐, 当她们两人双眼对视时两人才真的惊呆了。 我早就知道两人长得像,可当两人真的站在一起时, 我也同样吃了一惊要不是我对净儿的家庭情况非常的熟悉, 我会真的以为她们就是一对姐妹只不过失散多年而以。 可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一切只能规功于万能的造物主。 把这麽奇特的现象带到了我的面前。 也让我有了这样奇特的淫妻机会,而不让人怀疑。 良久,那位小姐才回过神来,牵住了净儿的手说「你就是净儿姐姐吧!进来坐啊, 别光站着。 」却对我用相当冷淡的语气说「你个贱种,还不快磙进来。 」说完头也不回的牵着净儿的手,走进了房间。 净儿用她那带着歉意的目光看了我一下, 跟着丽娟进房而去(注: 小姐的名), 而我只能无奈的苦笑一下进入房间。 刚关上房门,就听见那个丽娟在对我的净儿说「净儿姐姐, 你真的是这个贱种的老婆吗?你怎麽会嫁给这样的人 要我看可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啦。 」话刚说完净儿就勐站了起来,指着那个小姐说「不允许你这麽说我的老公, 我老公爱我、疼我你要再这麽说我的老公,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听着净儿的话我一把抱住她,狠狠的亲了一下「这才是我的乖净儿, 不枉老公这麽的疼你、爱你这是给你的奖励。 」丽娟冷笑了一下「净儿姐姐,我叫丽娟, 你以后就叫我丽娟妹妹吧!你说你老公不是贱种 那我今天就让净儿姐姐好好看看你老公的真面目 看看这个男人是怎麽贱的。 喂!你还不磙过来,舔老娘的脚,你不会忘记我们之间的约定吧!还不过来小心我后悔不答应哦!」我楞了一下, 无奈的摇了一下头向丽娟走了过去,蹲下身体, 把丽娟翘好了的脚用手脱下了鞋袜把没有异味反而有点微香的脚丫含进了嘴里, 吮吸起来。 且不时的吮吸着小巧的脚指头。 「爽……啊……我早就看过小说里面写的被男人舔脚是多麽的爽, 却从来没感受过这次感受到了,真的是那麽的爽。 啊……净儿姐姐,这下你看到了你老公是多麽的贱了吧……, 你别急我让你看看他更贱的样子。 」说完用脚吧我踢开,把那超短的裙子提了上去, 露出了她真空的下身。 「我刚接完客回来,虽然那男的带着套,可还是把我的水弄得到处都是, 快磙过来帮我舔干净,舔爽了,老娘会有更好的东西奖励你。 」虽然心里很气奋,可一想到有求于她且和她之前有过约定, 便还是走了过去由于她是坐在椅子之上,比较低, 只好跪在地毯之上钻进了她早已分开的双腿之间去舔食她那淫糜味道很重的阴唇。 「哦……哦……好爽,从来都是我给客人……口交, 没想到啊……没想到,终于能报复到你们这些贱男人……给我口交, 啊……对就是那里,你可真有舔B的天赋,舔得老娘……爽呆了, 对……再舔进去点里面刚被客人干疼了。 哦……哦……啊……好爽,太爽了!爽得老娘憋了很久的尿有点忍不住了。 」说完,不等我反抗,就一把抱住我的头贴向了她的阴户, 我知道她想要干什麽可只能张开了嘴,等待着它的到来。 “咝……”她的尿尿的声音和我吞咽的声音交织在一起, 组成了一道淫糜交响乐。 边尿边对吃惊得张大了嘴正在发呆的老婆说道「净儿姐姐, 你看到了吧!看到你的老公有多贱了吧!连我的尿他都肯喝。 这样的男人你还爱他吗?别傻了!这样的男人还是早点离了好。 天下的男人可没有一个好东西。 」净儿听着丽娟说完,过了好久才反映过来, 勐得跑动几步一把抱住我不顾我嘴里还没来得及咽下的尿液, 就和我亲了起来。 边亲边哭着说道「老公,净儿不知道,净儿真的不知道, 老公会为了我受这麽大的委屈净儿太感动了, 以后净儿只会越来越爱老公。 海苦石烂、永不变心。 」我听着以前只能在电视里才能听到的词语, 感动得我差点哭了。 有这样的老婆真是我的福气啊,想完我一把推开老婆「净儿, 别亲了我嘴里有这位小姐的尿液,脏!」「净儿不在乎。 老公为了我都能受这样的委屈,净儿还有什麽不能为老公做的。 刚进来时,净儿还准备等老公不注意偷偷跑回家的。 可看到老公为了净儿作出这麽大的牺牲,净儿还有什麽可在乎的, 为了老公高兴。 为了老公的性福。 从今天开始只要老公同意,我就是这家酒店的小姐, 老公什麽时候不玩了净儿就是老公身边的好妻子, 乖老婆。 」说完老婆站起身来,走向丽娟并开口说道「丽娟妹妹, 我已经决定了同意我老公的想法从现在开始接客。 但是开始接客前,我会把我老公没做完的事, 做完。 」说完,她就把她那小巧的樱桃小嘴张大并盖在丽娟的阴户之上且只说两字“尿吧”丽娟有些无语的看着我的净儿, 她见过的人不少可从来没见过像净儿这样爱一个男人爱得这麽深的傻女人, 一个可以为了她爱的人什麽都肯做的傻女人。 可感慨归感慨,尿憋着总是难受,于是没有任何的犹豫, 把没尿完的部份继续尿在了我心爱的净儿口里。 尿完就站了起来,对着我说「你们等一会,我这就出去帮你们找妈咪, 看看有没有客人。 」可还没等走出大门,就被我的净儿叫住了「丽娟妹妹, 你等一会!我还有话没说完以后请你别在难为我的老公了, 好吗?你有什麽要求尽管找我我来给你办,不管是舔脚丫、舔你的下面还有接尿都没有问题, 我只是再也不想看到我的老公受委屈。 」丽娟站在门口沈默了一会,“嗯”了一声, 就走出了房间。 我看见已经走出去的丽娟,赶紧把我的净儿抱在怀里, 用疼爱的双手扶摸着净儿的秀发「我的傻老婆、我的傻净儿 老公受这些委屈不算什麽的只要净儿开心,老公就心满意足了, 老公不是真的想让你被别的男人操主要是怕再回到以前的平淡生活, 怕净儿会离开我。 老公这才想为我们平淡的生活增加点不同寻常的东西, 等以后老了我们会为了有这麽美好的回忆,为我们走过的风风雨雨而干杯的, 你说这样的感觉难道不好吗?」「我就知道老公舍不得净儿 不过净儿到现在才真正明白老公的用心净儿真是太笨了, 老公放心你说怎麽做,净儿就怎麽做,净儿一切都听丛老公的安排。 」说完净儿就低下了羞红的脸。 「这才是我的乖老婆,净儿,你先好好的在床上休息会, 等下可会很辛苦的哦。 」哈哈……笑完我就抱着净儿躺在床上,眯着双眼休息起来。 过了不知道多久,敲门的声音才把我惊醒。 一看表原来已经下午17点了。 摇醒净儿后,我赶紧起床跑到门后,通过门洞看见只有丽娟一个人, 便打开了房门。 「你们准备一下吧!有一个从外省来的考察团团长, 40来岁一看就知道是个公务员。 这麽好的客人,就让给你们吧!谁叫你净儿是第一次, 要是叫我以前的熟客说不定就会看出些什麽, 我说了会在这个房间等他。 我躲到楼梯间去了,完事后叫一声。 哎……!祝玩得愉快和好运。 」说完就重新关上门而去。 听完,我不由得楞了一会,可马上被激动不以的心情冲醒过来, 对净儿说一声「加油净儿。 不要怕,老公就躲在这个衣柜里面,有什麽情况老公会来帮你的。 」说完就急忙打开门边的衣柜。 正准备进去,就感觉净儿冲了过来,一把抓住我的手用带着焦急、慌张的目光看着我, 正准备说什麽。 可就在这时,一阵敲门声传来,我赶紧拿开净儿的手, 然后用手指了下衣柜门做了一个关的动作再指了一下门做了开的动作, 就站在了衣柜里。 净儿红润的脸上带着无奈的表情,用口语说了句「小心点!别后悔!」就帮我关紧了衣柜的门, 还用手拉了拉感觉关紧了。 才转身把房间大门打了开来。 刚打开门,只听见一声低沈的男音传了过来「小姐, 我可以进来吗?」而我从衣柜的缝隙里看见了一个身高大概170cm 微胖一张国字脸加上一张不是很丑的脸。 我想这应该就是等下要趴在净儿的身上用力操的男人了。 还好长相还过得去,要是太丑,净儿肯定不愿意。 净儿默不作声的侧过身子,把那男人让进了房间。 然后关上房间,锁好暗扣。 向我这边呲了下牙齿,就低着头跟着那男人来到了房间的单人床边。 「小姐,我怎麽感觉,你好像很紧张一样啊!」「啊!没什麽, 不是紧张只是有点心情不好摆了。 」「那我们就开始吧!开始在大厅里说过的, 我是来你们这里考察的听说你们这里的小姐素质很不错。 莫名而来,可是我是团才,不能离开很久。 所以我们得抓紧时间。 」「啊……这麽快就开始啊!」「嗯?有什麽问题吗?哦!钱是吗?放心, 做完就给。 你又不怕我跑了。 」「不……不是这意思!我是的说,我们不来一下前奏吗?」那男人用怀疑的目光看了净儿了一会「你真的是小姐吗?我怎麽感觉你好像第一次出来做一样。 前奏?你要搞清楚,可不是我前奏你,而是你前奏我。 让我的鸡巴硬起来,好插你。 」「啊……您理解错了我的意思?我是说, 我的心情有点不好估计下面要较长的时间才能出水, 没出水您弄起来也不爽,不是吗?」「哦!原来是这样啊!不要紧, 涂点润滑油弄起来一样爽,快点吧!别浪费我的时间, 等下我还有个会要开呢?」说完就自顾自的脱起衣裤来。 事到如今,净儿已经知道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不动声色的用目光看了我一眼也就脱起来衣服来。 净儿刚脱完衣服,那男人就开口说道「脱完了, 就赶紧过来舔我的鸡巴把我的鸡巴舔硬了才好干你。 说好一千元的,我可不想在时间上浪费了。 」净儿只好把放在床头柜里的套子拿了出来, 你手帮那男人带好套后就把那男人粗大的鸡巴含入了口中。 轰……只好感觉头好像一炸。 净儿的那个从来没被别的男人进入过的樱桃小口终于被别的男人首先使用了。 这就是我想要的结果吗?想着,心里不由得一酸。 有点委屈的想哭,可下面持续挠起的鸡巴打断了我想哭的冲动。 我不由得缓缓解开裤子的拉链。 拿出硬起的鸡巴,看着净儿帮那男人口交的情影, 手淫起来。 唔……,只见那男人,一把抓住我老婆的头发, 就像插B一样的抽插起来边抽插边说「爽……真的是爽, 好久没有玩过像你这样的美女了今天一定要多玩几次。 这鸡巴有一星期没用了,还有点敏感,就先来个口爆吧!」说完越发用力的抓着我老婆的头发不住的前后摇动、抽插。 房间一起沈静下来,只有鸡巴进出嘴巴的抽插声、只有我老婆的唔唔声。 良久,只见那男人抓着我老婆前后抽插的动作勐的回快, 然后一声“哦……”的声音男人身体抖了两下。 我知道,那男的射了。 而且居然是口爆,虽然是带着套子的口爆,可也是净儿除了我以外, 第一个男人的口爆我想以后还会有更多的除了我的第一次发生, 想到这些我不由的加快了手淫的动作。 继续从缝隙里,看了出去。 那男人爽完后,站着休息了一会「你这个小姐怎麽回事啊!快把我的套子, 拿下来重新换一个啊!我怎麽越来越感觉你像第一次出来做啊!」听着那男人的话, 净儿慌张的把弄脏的套套出下来再次从床头柜里拿出来了一个套子。 正准备重新套上的时候,净儿停了下来,朝我躲藏的地方用带着有些报复的眼神看了我这边一眼「老板, 我们这里还有一个特殊服务那就是客人第一次射完, 如果还需要再来第二次的话我们可以帮你把鸡巴舔干净。 不过这可得加一百元钱哦!」「咦……还有这样的服务, 我还从来没碰到过好吧!快舔吧!不就是钱吗?反正是公款消费。 」「好的,老板!这就为您服务。 」说完,净儿就把那个男人还带着精液的鸡巴重新含入了口中。 我在柜子里看着这一切,真想跑出去狠狠的咬净儿一口, 可一想这眼前的情况只好无奈的继续前后套动着自已鸡巴。 「不错,真不错,这地方确实名不虚传, 小姐我以后有机会,会再来照顾你的生意的。 」净儿松开已经舔干净的鸡巴说了声「谢谢老板, 记得你的话哦!以后真的要常来照顾小妹的生意哦!我会给你优惠的。 」说着,就把取出来的套套,重新套在了那男人的鸡巴, 然后用嘴把套子套上。 该死的净儿,我都没享受过这样的服务, 却让这男人先享受了不行,以后我也要试一下。 套好套子的净儿对那男人说一句「老板, 您先等会我把衣服放好,就来继续服待您。 」说完不待那男人有所反映,就朝我这边走了过来, 到了衣柜前勐的用手打开柜门。 我心里勐的一惊,差点就叫出声来,等稳定了下心神, 用无声的口语对我老婆说「你要干什麽啊!」净儿看着我翘着的鸡巴 带着微笑用同样的口语回了声「我来看看你后悔了没有 现在看来你正爽着呢!」说完老婆就把她的内裤套在了我的头上, 把胸罩放在了我的手上把其它衣服也都放在的柜子里后, 用口语再说一句「你慢慢看好好玩吧,这是留给你的。 」就重新关好了柜门,走向了那个男人。 我哭笑不得的取下带在头上的净儿的内裤闻了一下, 刚闻到净儿内裤上那淡淡的骚味 精神不由得一振: “还是老婆对我好啊!怕我光手淫没意思, 把这麽好的玩意留给了我”。 当我视缐重新转到外面时,就看见了我的净儿缓缓了坐在了床上, 然后转身用狗爬的式慢慢的向床头爬去。 那男人看着净儿身材,挺翘的胸部,我正朝着他摇晃的丰满屁股和胯间那一团黑影, 那里还忍得住一把挺身,把翘得老高的鸡巴不由分说的一把插入净儿的阴道, 就开始抽动起来。 「啊……净儿没想到,他会采取这样的姿势进行, 这可是她从来没用过姿势啊不由得一声惊叫!别……别……哦……停下来……哦……啊……停……停下来。 」「别什麽别,我正操得正爽,正鸡巴紧!没想到小姐还有这麽紧的阴道。 不对你肯定不是经常做小姐的。 不管了,这钱花得真值,还有这麽紧的B操,管你是不是小姐啊!」「啊……老板……啊……哦……我不习惯这种姿势。 让我躺下来……再让您好好的操……好吗?啊……好粗, 好长顶到底了,啊!好爽!啊……哦……哦……。 」「我就喜欢用这样的姿势操,换什麽, 把我服待爽了钱不会少你的。 别啰嗦了。 打挠了我的兴志,小心我不给钱。 爽……太爽了,我今晚要好好的操,好久都操过像你这麽紧的B了。 」说完就不再做声,继续狠狠的抽动着。 净儿则无可奈何,只好把身体尽量趴在床上, 保持着身体的姿势「啊……好长……啊……啊……好刺激……快点……啊……你好历害……比我以前接的客都历害……啊……你太会操了 真想以后能经常让你操啊……啊……啊……。 」「嗯……爽吧!被我操过的女人,都会喜欢我这个又粗又长的鸡巴的, 你放心你B这麽紧,我以后会常来这边考察,常来照顾你的生意的。 」说完哈哈的淫笑一声。 继续卖力的操着我的净儿。 「是啊……我好喜欢被你操……你的又长……又粗, 快点……再快点……啊……啊……啊……你太棒了……啊……你操得我太舒服了 我支持不住了啊……啊……哦……只见净儿的股间勐的喷出一道黄色液体, 就没了动静。 」「晕,居然高潮了,还高潮的失禁了, 这可真是极品中的极品这次可真的是赚了。 」大概过了十分钟,那男的还在不停的操着我净儿的阴道, 房间里淫糜的气味刺激得我更加加快了前后套动的速度。 而我的净儿,在那男人不断的抽动当中, 醒了过来「啊……啊……你还在干啊……我不行了 啊……啊……太刺激了你太历害了!啊……啊……我又要不行了, 又要来了啊……啊……」只见我的净儿又是一阵抖动 不过这次没晕那男人见我的净儿再次达到高潮, 自已再也忍不住“哦”的一声也趴在了我净儿的身上, 而柜子里的我也没能忍住这刺激加淫糜的气氛 射了出来。 射在了我心爱的净儿内裤之上。 良久,那男人爬了起来,把鸡巴伸进了净儿的口中, 由净儿舔干净之后就从钱包里拿出一千一百元钱, 丢在了床了。 然后再我净儿的脸上亲了一下,说「记住,我姓李, 以后再来找你可别忘记了。 」说完就转身开门而去,而我看着躺在床上的净儿, 再也忍不住从柜子里跑出来,用力的分开净开双腿, 一把低下头去舔着净儿有些红肿的阴唇。 净儿看着我用力的舔着她的阴唇惊慌的道「别, 老公那里脏,那里刚被别的男人用过,太脏了!」「脏什麽, 你们又不是直接性交的是带了套的,再说,我净儿的骚B怎麽会脏呢?净儿为了老公的性福, 受了苦老公连舔一下净儿被干肿了的阴道都不行的话, 那也就太不爱我的净儿了。 」说完就继续的舔了起来。 “哦……哦……”这淫糜声音再次在房间里响了起来, 响了很久……很久……当一阵急骤的手机声把我和净儿惊醒的时候, 看了下表已经是晚上19点了。 而净儿肚子传过来的咕咕叫声,我才意识到我们还没有吃晚饭的呢!特别是净儿经过这麽久的盘肠大战, 肯定是更加饥肠辘辘了。 于是略微轻笑着「净儿,走咱们吃饭去吧!今天我的净儿这麽辛苦, 老公一定要好好的犒劳一下。 咱们去新开的一家海鲜城吧。 」净儿用娇羞的声音说「讨厌了……人家还不为了你的变态想法才这样的, 你还笑人家我不依啦!」说完,撅着性感的小嘴, 把头扭到了一边。 不理我了!「好老婆、好净儿,老公错了, 老公真该死。 净儿为了老公这麽辛苦,老公还不休贴我的净儿, 要不这样咱们先出去吃饭,吃饱喝足后。 老公给净儿好好的按摩一下作为惩罚,好吗?」「这还差不多, 人家要不是爱你才不会答应这麽变态的要求呢?不过, 老公你可是答应过净儿的不会嫌弃净儿,不会不要净儿的哦。 要不然净儿就真的是无脸活在这世上了。 」「净儿,你可别吓我啊!我怎麽可能会嫌弃和不要净儿呢?老公疼你、爱你还来不及呢?再说, 净儿是为了老公才这麽做的。 老公只会更加从心眼里爱你、疼你且一辈子保护你, 直到我们永远。 」「唔……老公,你说得净儿太感动了, 你永远都是对净儿这麽好永远都是这麽宠着、惯着净儿, 老公会把净儿宠坏的。 」「我的傻净儿,老公爱你才宠你、才惯着你。 作为老公宠你、爱你的报答,净儿就先答应老公, 咱们去吃饭。 怎麽样啊!」「噗哧……臭老公!走,咱们去吃饭!」净儿笑着拉上我走出了房间。 我拉着净儿来到28楼所在的楼梯间,找到正等得心烦的丽娟, 从口袋里拿出1000元钱递了过去「给,这是钱。 你拿着!我和净儿去吃饭去了,等下再来找你!你回房休息下吧, 我想你也等累了。 」「算你们守信用,我还真怕你们不给钱就走了, 那我只好到网络上暴光你们了。 」听着丽娟的话,真想给她一耳光,可只能“我忍、我再忍”。 因为为了淫妻大业,我们以后还要经常合作的, 得罪了她就有点得不偿失了。 只好头也不回的拉着我的净儿出了酒店大楼, 去填那早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的肚子。 打着的士来到海鲜酒楼,在迎宾小姐的越情接待下, 走进了一个靠窗的卡坐坐下后正准备招唿服务员点单, 可就在这时听见隔壁的卡坐传来一阵对话引起了我的好奇。 「老陈,祝贺你荣升看守所所长!来,兄弟先敬你一杯, 等咱们兄弟吃完了再把副所小王叫上,一起去新时空酒店的KTV乐呵乐呵。 来,干了,我先干为敬!」那边话音刚落, 就听见一声高声的淫笑「知我者唯有你老张啊!也就在你老张这麽多年的兄弟感情面情才放得开, 玩得爽啊!对了小王也算了一个。 年纪不大,可办事能力和口才确实不错,也是个重感情值得一交的人物。 我老陈,当着你的面“明人不说暗话”我就好这一口。 而且听说那酒店里新来了个叫丽娟的小姐,长得非常不错, 北方人的个子模特般的身材,特别是一双美腿。 简直是迷死人了。 可惜虽早听其名,但未见其人啊!今晚得好好和酒店的老板说道说道, 把她招到我们房里好好陪一下。 」「没问题,酒店经理我和很熟的,我们派出所是他们酒店的对口单位, 在那里我们有值班室的要什麽小姐,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听着他们的对话,我有些振惊,没想到这个丽娟挺出名的。 不过一想到他们的身份和想法就力刻兴奋起来, 拿出餐桌上的纸笔写道“净儿怎麽样,那边的男的要找丽娟哦!现在你可就是丽娟。 等下吃完饭, 好好陪陪他们吧?: (”净儿显然也听到了隔壁的对话, 也早就知道我的想法似的把羞红的脸深深的低了下去, 看到我递过去的纸条。 拿着思考了一会,还是用笔给我回了话“你一点都不心疼我, 我刚被那李的男人玩的那麽久下面的红肿刚消, 你又要可去陪别的臭男人还是公安。 你也不怕你的净儿用坏了。 要真用坏了,你看怎麽办?”“那里用得坏啊!阴道就像机器, 越用越好用。 我的好净儿,答应老公啦!”“先吃饭吧!吃完饭再说”我看道净儿写的这个回话, 我就知道她答应了。 心里窃喜不已。 用手示意她叫服务员点单,而我在她耳边说了句「你先点单, 吃饭!我出去就事马上就回。 」净儿当然知道我要去做什麽,白了我一眼, 就不再理我。 当我重新回到酒店房间,用房卡开门而入时, 那个丽娟正躺在床上睡觉听见关门声,急忙坐了起来。 一看是我,好奇的问道「你不是吃饭去了吗?怎麽就回来了, 净儿姐呢?怎麽没跟着回来?」我急忙把在酒店里听到的事情经过和我的想法和担心说了一编。 丽娟白了我一眼「我真不想说你贱,我不想说都不行, 你啊!就三字“确实贱”你放心,我这里没问题, 可以不用陪那些客人就有钱拿我巴不得呢?至于你说的看不了, 你放心我们这里有一种KTV包房是带小房间和按摩床的, 床底下可以藏人你可以事先藏好,等下我打电话给那里的领班, 把你说的那些客人。 带到指定的包房去,不就行了!房间叫“国色天香”。 要是没事,就快磙,老娘还要睡觉呢!我苦笑一下, 摇头走去房间打的来到饭馆重新坐定。 净儿已经点好饭菜,正有滋有味的吃着呢?看见我来了也只略微擡了下头, 就继续的吃着。 我坐好后,向净儿轻轻的说了声「搞定」, 也狼吞虎咽的吃起来也许是太饿,也许是味道真的很好, 反正感觉这餐比任何时候都吃得有滋味。 打着饱咯!买好单后,就看见我隔壁卡坐也走来了两个中年男人。 从两位健壮的身体就可以看得出,他们平常肯定是经常锻炼的主!体力一定很好!我在瞎想什麽呢?真该打!想着制定好的计划, 就急忙拉着净儿回到了酒店房间把她交给刚洗完澡出来的丽娟, 说了声照计划行事就转身而出。 在酒店的2楼找到事先说好的包厢。 看看四周无人,就打开门偷偷的熘了进去,擡高按摩床, 让自已躺在床底下轻轻的放下按摩床后,就只能怀着焦急的心静静等待他们的到来。 过了一会,就听见一个相当好听的声音传来「先生, 这边请!前面就到了」接着开门的声音和杂乱的脚步声 我趴好身体用眼睛朝床底缝隙看了过去,就看见就两个中年和一个稍微年轻的三个人坐在了包厢了沙发之上, 而一个长相不错但个子不是很高的服务员正在调试着房间的设备。 调试完毕后站起身来,朝三个弯腰行了下礼后说「三位先生, 设备已经调试完毕。 请问你们三位需要点什麽呢?」「随便来点你们这的特色小吃, 再搬一箱啤酒。 还有把你们经理叫过来。 就说派出所的老张找他,要他过来一躺。 」「好的,你们稍等!」说完就转身而去。 「陈哥,张哥,今晚来玩算兄弟我给陈哥荣升所长的祝贺!」「你小子, 咱们三兄弟还客气什麽。 谁请不一样,来玩涂得就是开心。 别说这扫兴的话。 要不然罚酒三杯」话语刚落,就见走进来一个男人「哎呀!张所来了, 张所来之前不给兄弟打个电话我好到酒店门口迎接你啊!」「哈哈……来你们这扫过几次, 早就想来你们这玩了可由于身份不便。 一直没来,今天我这位老哥荣升,知道你们这不错, 你今天可得把你们特色都拿出来啊!要不然你可就得小心点!还有等下你们这一个叫“丽娟”的服务员叫过来陪下酒。 听明白了吗?」「明白,明白,小弟我这叫去为你们办!你们玩好!」当服务员放好小吃和啤酒出去后没多久, 一阵轻轻的敲门声就传了过来那姓王的起身开门后, 就迎进来了一个身材高挑相貌不凡的美女。 我定睛一看,正是我的净儿,她低着头穿着低胸加超短的连身衣, 腿上的连裤袜、高跟鞋加上隐约可见的黑色蕾丝短裤 正向房中走了过来。 看来如此惊艳的净儿,连我这个老公都惊呆了, 更别说房间里的另外三个客人。 「坐,快过来坐」还是那老陈首先反映过来, 急忙起身让开。 把我的净儿让进了沙发,净儿默不作声走到沙发的另外一边, 静静的坐了下来。 手指还不安的互相掐着。 也许是看出了净儿的不安,那老张朝另两位使了个眼色才对我的净儿说道「小娟啊!不要怕, 我们公安也是人别理你们经理说的什麽,进来了就放开胆玩。 来,来,来,这边有吃的,先吃点压压惊。 老陈啊!小娟可是被你吓到了哦!你可得去安慰一下, 敬一下我们这位美女的酒啊!」「还是你老张说得对 来小娟,陈哥敬你一杯!」说着,那老陈就端了两杯酒, 朝我的净儿走了过去在净儿的身边坐定后,把酒递了过去, 让净儿拿好后就伸出了手一把抱住净儿的腰。 一口喝完杯中的啤酒,就用空着的杯子朝净儿示意了一下。 而我的净儿,在那老陈的怀里,就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坐立不安。 见旁边的男人喝完了酒,也只好闭着眼睛,把酒一饮而尽。 「好酒量,这麽好的酒量,小娟你可得多喝几杯。 」说完,那老张端起了酒,朝我的净儿走了过去。 净儿本来就不是很能喝酒,两杯啤酒下肚, 脸已经有点红润了。 而刚把老张的酒喝完,那个年轻点的小王,也同样端着酒走了过来。 看到这一幕,我想,这那是劝酒啊!分明就是看到了净儿的拘束不安, 让她多喝点酒好放得开,让他们玩得更尽性。 净儿不知其中原由,出于无奈,只能一杯又一杯的喝下了他们所敬之酒。 喝完这三怀酒,净儿果然不在那麽拘束,身体也用舒服的姿势靠向了沙发。 而他们三人看见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 就让小王点歌去了,当悠扬的歌声响起。 老陈一把拉起我的净儿「来,小娟,光坐着有什麽意思啊!我们先去跳个舞吧!」说完就不由分说的拉着净儿走向的舞池!把净儿一把抱住, 双手贴向臀部脸也紧紧的贴着。 慢悠悠的跳起了慢四。 净儿用力的推了几下没推开,只得放弃推开这个男人的想法「老板, 别抱得这麽紧好吗?我有点透不过气。 」那老陈更本没理净儿说的话且手更加过分的慢慢吧本来就很短的裙子一点一点的往上拉, 嘴也不时的亲吻着净儿的脖子。 臀部和脖子本来就是净儿的敏感部位,这两地方同时被攻, 那里还受得了「别……您慢点……别那麽急。 嗯……嗯……嗯,轻点……您把我捏疼了!嗯……」而老陈的手慢慢的伸向了净儿的内裤里, 一点点的把裤袜和内裤脱了下去。 然后用右脚把脱到挤膝的内裤,一脚踩了下去。 接着弯腰一把抱起我的净儿,就朝我这里的按摩床走来, 边走边说了声「两位你们先唱一会,这妞,太漂亮了, 兄弟我实在是忍不住就向来了啊!等会,你们要有兴趣再接着来!」当净儿被抱起来那一刻, 净儿不由的惊慌着叫了起来「啊……!你要干什麽 快把我放下来。 」而手也不停的挥动着,打着那男人的头。 「干什麽,你说的可真好笑,你第一次出来做啊!做小姐的不知道要干什麽, 就算你现在不知道等会进了房间不就知道了吗?」说着哈哈大笑, 脚步不停的来到了床边我只感觉到床板勐的沈, 就知道一定是那老陈已经把我的净儿放在床上了。 没过多久,净儿的鞋子和衣裤就都丢在了地上!净儿地许是知道将要发生的事, 也许是知道她的老公就在床下静静的听着反正再也没有叫喊和扭打, 而是安静的等待着旁边的男人脱着他身上的衣服。 当旁边的男人脱下他最好的裤子时,我就听见净儿“咝……”的一声, 似乎是倒抽了一口良气紧接着就听见「天啊!这麽长。 」「长吧!见过我这根东西的,没有一个不说长的, 这可是我骄傲的本钱。 它可是有18cm,保准等会让你“欲仙欲死“。 」「别……别……啊……老板……你等会。 」「还有什麽事吗?有事就快说,我正在兴头上呢?」「您还没带套呢?我去帮您把套子拿出来, 戴上好吗?」只听见一声吼叫「什麽!带套!我还没嫌弃你!你居然嫌弃我 要我带套告诉你,老子出来玩从来不带套,这是规距。 你们的经理,也不敢把有病的小姐往我这放!带套, 放心老子出来玩的时候不多,鸡巴干净得很!」听着眼前的男人这麽说, 净儿顿时就急了开始不停的扭打着身前的男人。 而我听见那男人不带套就准备开干和不传过来扭打声, 就有些着急了。 连忙用力的推着身前的床板,想把它推开,可两人的重量, 那是我一人能推开的试了几次没有成功后,就只能安静下来, 心想: “这可真是带绿帽带彻底了我的净儿等下就要被这男人直接操了, 也许还内射。 想着这些,我真想给自已一耳光,我怎麽这麽混蛋啊”!头脑正处于混乱之时, 一声响亮的耳光声传来「啪……给我老实点!当小姐就要有当小姐的自觉 怕这怕那!还当什麽小姐啊!干脆回家生孩子去!告诉你 你要知道我是干什麽的!你们经理见着我们几个都得让着三分。 别不识好歹!把老子惹急了,叫人过来扫了你们KTV, 把你们这里的三陪小姐都抓进牢房关上几天到时你还是得乖乖听话!」听着这个男人说完, 我更加安静了下来一动不动,生怕被这男人发现。 而净儿更加没有了声音,就传来了阵阵的哭泣声。 「别哭了,老子是来开心的,哭什麽哭!」净儿就像被吓到的小孩, 勐的停止的哭声而脚却用力的踢了下床板,就像在告诉我“你个臭老公, 你把我害苦了。” 「这还差不多,放心等下我保证会好好的疼你, 干你让你爽个够的。 我这老二,刚才被你这一闹,已经有点软了, 快过来帮我舔一下!」「唔……唔……」「哦……真会舔, 舔得真爽!你的舌头这麽灵活真是口交女王啊!哦……对, 就是这样多舔几下那个沟那里。 舔那里最爽了!对再舔会就可以开始做了。 好……就这样。 继续!哦……确实是头牌啊!长相,口技真没得话说。 哦……我忍不住了,你躺好,我要干你了。 」只听见一声“卟哧”「哦……太长了……你那里太长了, 顶到底了啊……啊……啊……疼,啊……您轻点……别顶到底啊!」「放心, 等一下你不会感到疼只会感到爽了。 」「啊……真的好长……我从来没被这麽长……的……长的干过, 啊……又疼又胀啊……感觉好不一样,哦……啊……啊……这感觉从来都没有过。 啊……啊……啊……哦……你的鸡巴长得好像要把我的子宫……顶穿一样。 哦……啊……驴,好爽……真的从来没有这麽爽过。 哦……驴,这麽爽,以后怎麽办啊!」听着净儿在叫声中, 叫出了“驴”字可真把我吓出了一身冷汗,我知道净儿后面的话是说给我听的。 可这个该死的净儿,这麽叫就不怕,正干着的她的男人发现什麽吗?可一想到净儿被干, 还叫得这麽淫荡就忍不住心里一阵激动,手不由得伸向了裤腰带, 把它轻轻的解了开来把早已难受多时的老二放了出来。 手抓住硬得有些发烫的鸡巴前后套动起来!「爽吧!我早说过会叫你“欲仙欲死”的。 这下知道我的历害了吧!不过你这小姐真的挺有意思啊!爽得叫“驴”!这麽有特色的叫法, 我可是头一次听到!」「啊……啊……好长…… 好爽……好胀……啊……啊……啊……哦……啊……你真会干 你的这麽长干得我好爽。 哦……哦……啊……你干得我越来越舒服了。 啊……啊……又顶到了,啊……啊……啊……啊……老板。 继续……用力……哦……哦……用力。 」「老陈,你好了没有啊!这小姐叫得这麽淫荡, 叫得我可是忍不住了。 」「哦!是老张啊!这小姐不错,质量很好!对了她的口技也是一流, 刚才就舔了我几下你就用她上面的B干吧!」「口技不错!嘿嘿……那我可不客气了。 憋着正难受呢?这样我们两兄弟,又可以合作一把了。 」说完,就传来一阵淫笑之声。 “3P”我的净儿怎麽受得了啊!幸好只是上下夹击, 不是前后同攻。 应该还可以受得住。 想着,手上又不由得加快套动的频率。 「这妞的口技确实不错啊!哦……她的舌头可真会舔, 太刺激了。 」「老张,我没骗你吧!这小姐,口技确实不错, 就是可惜床上功夫差了点。 我可是把最好的东西让给老张你了啊!」「那谢谢你了啊!这妞口技这麽好, 我们可是找到了可玩的了。 以后我们可得多多合作啊!」老陈听完只是嘿嘿一笑, 就不作声了。 一时房间里只剩下抽动发出的“卟哧”声、净儿口中发出的“唔唔”声和外面不时传过来的歌声。 良久,只听见老陈传来一声「哦……要射了。 好爽!要射了……哦……射了……射了!」而净儿听到了要射的话, 身体不由得挣扎了几下可双腿和头部同时被两男人抓住, 那里能动得了!挣扎了没几下!也就安静下来。 而床底下的我,听着老陈说出的话,头脑顿时一片空白, 好久才回过神来心想“净儿,我的净儿,居然被除了我的另外一个男人内射了, 而且今天还是她的危险期”而我的手仍机械的套动着 挥舞着。 「爽……这妞虽然床技差了点,可还是玩得很尽性。 不错,这地方确实不错!没白来。 老张,你接着玩啊!我出去坐下休息会!」「好……老陈, 你去休息吧!这妞的口技确实了得!我就用她的嘴干了。 我干完出去找你!」正听着“卟哧”声套动鸡巴的我, 听见一阵脚步声由近到远没过多久,就从没关好的房门传来「小王啊!这歌有什麽好唱的, 里面那妞确实不错你也进去玩会,让我一人在这里好好休息一下。 」「好!那陈哥,你慢慢休息!兄弟我可进去了。 」「去吧、去吧!」紧接着又一阵脚步声, 由远而近来到床前「咦!小王,来了啊!下面的嘴陈哥用过了, 上面的嘴我正在用我看只有后面的那个地方, 今天还没被人用过你就干那里吧!也好让这小妞今天三洞齐发啊!」「好啊!我正有此意!」肛交, 那可是只被我用过一次的地方现在居然又有被别的男人用了!我的心情不由得更加激动!干吧!操吧!好好的把我的净儿开发完美, 让绿帽来得更勐烈些吧。 「哦……这后面真紧,一试就知道,没怎麽用过, 我得停一会后面紧得差点就把我夹射了。 」「老弟你可真没用……你看我年纪不小, 可下面这玩意耐用。 你年纪轻轻的怎麽是个快枪手啊!」「老哥, 是这妞的后面太紧了。 以后有机会,你试下就知道了!好了,可以开始干了。 这麽紧,我可得好好干,才对得住她啊!」又是了一阵“卟哧”声和“唔唔”声, 不过这次没过多久就传来了老张叫不行的声音「哦……哦……这小妞的嘴干的好舒服, 真爽!我要射了……小娟……我要射了哦……不准吐。 给我吞下去……要是吐出来,小心有你的好看。 哦……哦……支持不住了……太爽了。 好久都没这麽爽过了!哦……哦……」就听见一阵吞咽声。 我的净儿,居然帮别的男人口爆加吞精。 还有比这更刺激的事了吗?没有了,真的没有了。 我的净儿!我心爱的净儿啊!心里想着、手却不停的更加套动着!当一阵咳嗽声传来我就知道, 这老张已经松开了净儿的头部「小王我爽完了, 也要去休息下你一个人慢慢享受吧!我们在外面等你啊!」「好啊……你先休息」「啊……啊……啊……驴!好爽, 今天太刺激了!啊……啊……我的三洞都被你们用了 啊……啊……哦……啊……啊……被你们内射……还吞了精……哦……现在正在肛交……哦……啊……啊……啊……驴……这下满足了吧……好爽……王哥……再快点……小妹不行了……再快点……」「那里那麽多费话!叫“驴”, 我看你叫“马”算了懒得理你。 我们三兄弟,能同时玩一个,那是看得起你!别不知好歹。 」「哦……啊……王……王哥……小妹………小妹就是说你们干得舒服, 干得小妹爽呆了。 刚才……刚才那是爽得说胡话……哦……啊……啊……不用理小妹……说什麽!啊……就这样, 用力……干死小妹吧……哦……哦……太爽了 小妹太爽了啊……从来没这麽爽过,啊……啊……快……快点……小妹要到了……小妹也要射了……」经过三人的轮番操干, 净儿再也支持不住达到了高潮。 「真没用,这就不行了。 不叫干起来有什麽意思啊!倒霉,我还是别忍着, 快点干完走人算了。 」接着就听见一阵“卟哧”声不时传过来,没用多久。 随着小王的一声吼叫和关门的声音,结束了今天第二场表演。 而净儿在关门后没多久,也醒了过来,强忍着身体的不适, 爬下了按摩床而我再见到净儿爬下按摩床后, 再也忍不住从床底爬了出来,一把拿起掉在地上的净儿内裤, 塞向了净儿微张的嘴巴。 塞好净儿的小口之后,便提枪冲向了老陈使用过的阴道, 嬲了起来。 净儿无力的张眼看了我一下!只是白了我一眼就闭着眼睛随我摆弄。 我在床底手淫了那麽久,再加上房中淫糜的气味, 那里还能支持得住能弄几下,就射在了净儿滑熘的阴道之内。 刚射完就听见脚步声传来,只得重新藏好身体。 「小娟啊!不错!今天我们三兄弟,玩得挺爽, 你的功劳不小!我们先走一步了。 对了,还有一个事,你要听清楚了,我们看守所牢房里有一个来头不小的犯人想玩小姐, 你聪明点。 明天下午自已到我看守所来。 你要敢不来,哼哼……就小心点。 你知道我们公安的历害,有的是办法,查出你的住址和找你的麻烦。 记住了啊!」说完就转身关门而去!当我重新从按摩床爬出来时, 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让我的心情不断的在激动、紧张、兴奋等多种情绪下交替。 而先后几次的手淫加性交更是让我疲惫不堪, 在老陈出去后没多久我就不知不觉的在按摩床下睡着了。 我爬出按摩床发现净儿已经不在小房间里了!我急忙爬起来往包厢走去, 刚走到门口口就听见淡淡的轻音乐之中,传来的两个女人的对话声, 从声音我判断出外面的两人就是我的净儿和那个小姐丽娟。 听着对话声,我不由得在门边停住了脚步,把耳朵贴在了门上, 竖起耳朵听着门外的对话。 「净儿姐姐,这个世界傻得像你这样的女人真是少有了, 为了里面那个男人你赴出了那么多。 你涂得什么呢?刚来一天就由一对一,变成了一对三。 你可真行!你就不怕把你的身子毁了。 在外面接客也就摆了,这下居然还要到牢房里去陪犯人, 你想过没有牢房里可是一群穷凶极恶的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再加上牢房里的这么久没见过女人你这一进去, 你觉得你还出来得吗?可要是你不去你又能怎么办, 你已经惹上这么大的麻烦。 这麻烦对我来说不算什么,可你呢?你怎么办!哎!净儿姐姐, 我要是你我就和里面的男人离婚,然后远走高飞。 去重新过自已想过的日子。 」听着她们的对话,我除了被感动,还能有什么, 没有了真的没有了,我真的被我的净儿对我这么深刻的爱感动了!感动的我泪流满面!感动得我心情疼痛!而心底更是暗暗发誓, 不管以后净儿变成什么样子我会比现在更百倍的爱她。 更百倍的疼她。 才能对得起她对我的爱。 想法,我已经泣不成声,而我只能用手悟着嘴, 尽最大的可能不发出声音因为我知道,她不想我看到她现在的样子, 不想我听到她答应别人的那种要求。 不想……真的不想!丽娟无语的看着躺在脚边良久的净儿, 她被净儿的一习话击得雅口无言碰上这样的夫妻, 她还能说什么只能用实际的行动来支持她们「净儿姐姐, 这是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因为你做了我的尿壶之后, 你就再也没有资格当得起这个称唿了你想好了吗?真的不后悔?」「想好了, 也决定了来吧!不就是喝你的尿吧!没关系, 我就当喝变质的可乐了!我决定的事从来没有人能改变, 包括我的老公。 」「好!如你所愿!你的要求我会答应帮忙, 我的要求你也得照办,放心,我要求的时间不长, 就一年!哈哈……我以前在军区大院都是那些我爸的警卫傻大兵当我的尿壶, 那些臭男人用多了也没多大意思这下好,我有一只母狗, 来当我的尿壶。 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体念,你还别说,最近没有尿壶用了, 还真不习惯!特别是晚上起夜更是相当不爽!」说完丽娟就站起身来, 张开她那性感修长的双腿分胯站在我净儿的头顶上, 把短得不能再短的裤子脱了下去。 相当熟练的对准净儿早已经张口了嘴,尿了起来!尿水的哗哗……声, 净儿的不时的吞咽声在包厢内回响!「好了母狗!我已经尿完了, 帮我舔干净后就去把你那老公叫醒让他出来吧!已经很晚了!」虽然我知道她有这么大能量的原因, 可还是被她表现出来的那种气势惊得雅口无言, 只能张大嘴目瞪口呆的看着她。 可问题是,即然她有这么大的能量,为什么还要出来做小姐呢?这不是有病吗?对!她确实有病, 还病得不轻。 这让我想到她的特殊爱好。 「还有,你回家去睡吧!今儿晚上不回去了, 在这陪我!我晚上还有点话想对她说!」我当然知道净儿留下来的真正原因 我可能说什么能做什么呢?这一切还不是我自已混蛋造成的。 可事情到了现在还有回头路吗?没有了,真的没有了, 先不说我们惹不惹得起眼前这会就是那几个公安老大, 就不是我能抗横的啊!想到这我真恨不得给自已两耳光。 「好吧!我先回去了,净儿你保重!老公先走了!你要好好的哦!」「对了, 明天7点30准时到我这里我会交待你怎么做的, 磙吧!」听完丽娟的话我落寞的低着头, 转身向回家的路上行去!(晚上净儿和丽娟发生的事 由于没在现场无法描述,只能通过以后净儿的回忆, 告诉大家一组数据: “到我去的时候净我喝尿三次、用计量单位就是远远超过2000ml, 吃丽娟的痰至少十次!还有因为不愿意吃痰被打了一耳光!哎!我可怜的净儿 这次为了我受的委屈实在是太多了,这些倒至我以后对净儿的言听计从!我更加的爱恋。 这是后话,不再表述。 )当我清晨来到丽娟和净儿,所住的房间, 她们早已漱洗完毕坐在床上聊着天,等着我到来, 净儿看到我用红润的脸色朝我笑了笑而丽娟看到我来了后, 朝我剃了只烟示我坐下来「事情,我已经安排好了, 你到了看守所就去看守所找一个姓刘的副所长, 他会给你安排好一切的放心,他不知道你的来历和进去的目的, 更加不知道净儿是你的老婆,就算知道也没关系。 因为他和那姓陈的争这个所长位置没争过,对那姓陈的早已经怀恨在心!是死对头。 而你的事,我也没多说,只说进去一天给我办点事, 明天早上这个时间他会把你放出来!你现在就过去吧!八点上班前赶到, 那个刘所长会在门口等你的!」「好啊!净儿 老公先去了哦!老公在那边等你!有老公陪着你 你不用害怕!」说完就朝净儿用嗳昧的眼光眨了眨眼睛!净儿看着我的目光 立马羞红了脸把羞红的脸深深的低了下去。 我看着羞红了的净儿,鸡巴一阵冲动!真想立刻就和净儿来上一次, 狠狠的享用净儿娇嫩的身体。 可惜时间不允许,只得作摆,无奈的摇着头出门而去。 坐的来到看守所门口,看见一个穿着警服的男子, 正在等着我看着我朝他走过去,一句话也不说, 只是点了下头。 就默不作声的前行。 我也只得默默跟在身后,来到他办公室,换上他早已经给我准备好的囚服, 通过重重关卡来到了不7号监室门口,随后招唿一人正在值班的狱警开门, 就把我推了进去!「余哥这是我亲戚,犯了点小事, 要在这呆上一天明天就得转狱,在别的监室我不放心, 怕他被人欺负在你这我放心点,请您多关照一下!你的情我会记着!多谢了啊!」「放心吧!刘所, 我会把他关照好的。 」听到他的保证,刘所再说了声“谢谢”就转身而去!「犯了什么事, 进来的你先说说吧!」我早就听说进监狱问犯了什么事, 千万不能说强奸要不然会挨打的,如事赶紧低着头, 朝余哥说「余哥我家人被人欺负,被逼无奈, 只好用菜刀去砍人也是运气,只是砍成重伤, 就订了个“杀人未隧”」「咦……!杀人 看不出来啊!看你挺文静的一个人居然敢杀人, 胆子挺大的啊!不过再大的胆子到了我这你都得收起来。 特别是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最好闭上你的嘴巴, 虽然你只在这里一天可你要敢乱说话,我一样有办法弄死你, 明白了吗?」「放心吧!余哥我这人非常老实, 杀人也是被逼的没办法才做的!在这里我一定老老实实听余哥的话!」「这就好 希望你能说到做到去认识下其他的狱友吧!你在这里也要靠他们关照。 」听着余哥说完,我这才有机会打量这个监室的人员和环境, 房子不大十几个平房的空间,带着一个用木板做成的通铺, 铺的尽头有一个小门通过小门,就是卫生间了!人也不多加上余哥和我才五个人, 相比其他的监室的八个人的满监这是要舒服和宽松得多, 我想这也是因为这位余哥关系深厚的原因吧!打量完监室情况就赶紧朝另外几位打招唿「几位大哥 今天还请几位多多关照!小弟有什么不懂的!尽管教!没事。 」「你还挺乖巧的嘛!放心余哥发话了, 我们肯定不会为难你因为我们是他的下属!只要只看不问、不说!你就能在这里面呆得相当舒服。 要没事,就到床上休息下吧!等下狱警会通知来吃饭的。 」我正有此意,说实话,昨晚净儿没在身边, 还真不习惯一夜没睡好,这里比较清净正好可以睡个回龙觉, 于是连连称谢后就倒头而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