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成人小说  »  嗯嗯嗯啊想被你幹坏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嗯嗯嗯啊想被你幹坏
穴里顶着那根人造大鸡巴,我蹒跚走回教室,坐到自己座位上。这节课刚好是老师的课。“干。。。”我忍不住想扭动,摩擦那一根很粗很长和老师的真肉棒有得比的硅胶物。又想要高潮的前奏。。。“嗯嗯”我轻哼出声。天啊,不要在这里啊,不要在所有同学面前,千万忍住,小叶子。手里拿着的笔都快被折断。可我好想要被他的大肉棍再狠狠蹂躏一番,之前办公室那长到不可能的高潮尽然只是个开始吗?!这种排卵期本来就自带的强烈慾望根本没办法控制住,嘴里想要拼命吮吸什么东西,而下面那张嘴根本就是“馋”到一直在流水好吗?我能感觉到本来就已经湿过又被他勉强用面纸擦干的薄薄的蕾丝内内,现在无可奈何的又黏腻起来。。。我左右看看无人留意,正好我现在又坐在最末一排角落,于是小心翼翼地磨动我的屁股。。。哼嗯额,,我禁不住小声叫出,太爽了,我下意识狠狠吸了下身体里这跟大硅胶,这都是老师培训的结果,记得他说:“你穴口小,里面也”够窄,只要够湿,这种压迫感包裹得阴茎很舒服,但如果要更刺激到我,在我插进去后,你要有节奏地吸住放掉吸住放掉,再配合上扭臀,会让我升仙,快乐到极致。”我记得他说的时候是他第一次成功插入我,我根本没经验,而且初次被他巨大的棒子成功插入,只剩下剧烈的疼痛,我那时坐在他大腿上,伏在他肩头哭了好一阵,比较适应后,才开始按照他教我的动作很小心地吸一吸他在我身体里的弟弟,“奥哦哦哦”记得他突然就开始呻吟,我一直觉得男生呻吟有些奇怪,后来上网查说,男生一般很兴奋时才会这样,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然后我又试着扭屁股,“啊啊啊啊。。。等等一下”,记得我刚一扭完他就倒抽一口气,怪叫着赶忙拔出肉棒,我以为我扭动时弄疼了他,赶紧抱住他棒子看怎么了,只见他那一根怒气冲天,经脉暴突的样子,龟头上还有一些血,那是我的,可是为什么那个嘘嘘的小洞在滴水?“你,老师,你,是不是想要去卫生间?。。”“不用啊,笨啊你,那是我太兴奋会流水。”他突然明白我的问题,也有点好笑地看着自己下面这根非常不安分的兄弟,“你以为就女人会流水?你刚才那几下让我真受不了了,安全套你放哪里了,我刚都快射了,我先戴上我们再来。”他喘气着说。快射了?不会吧,我看上的大鸡巴老师还没插我几秒就要准备缴械?!!快到我四指粗,又长又大的鸡巴不是应该很英武地操到我晕吗?“他重新插回我的时候感觉好了很多,不怎么疼了,“嗯嗯嗯,叶,叶,”他好兴奋地一直叫我名字,然后抱着我的两办臀上下翻腾,很快就缴械,但因为是第一次插入,我准他好好爽一次,不用顾着让我满足。自此也是我们开始真正成人一样的插入姿势。。。。那些旖旎缠绵的画面现在合着这根硅胶棒在我体内疯狂刺激着我,我想要疯了,除了压抑地扭动吸放棒子,我还把手悄悄伸进T下面,食指和拇指缓缓摸入我的胸罩内,捏住我的乳头转圈,抚摸,想像是平时老师在床上前戏时会对我做的那些动作,然后再狠狠拉扯几下,然后使劲揉捏,因为他就会这样忍不住地突然大力,虽然事后也会道歉,但他说我在床上那个骚样子,是个男人都会忍不住把我往死里干,而且我那种摸几下就留着口水媚眼如丝,下面流白汁的身体,不大力搞怕是都满足不了我。这我承认,快感来时根本就不会觉得疼,只想要被干到爆,操到晕。。。。“XX叶,你回答下这个问题。”我勐然听到自己名字,一个激懔赶忙抽出手,叫谁不好叫我,什么问题,我根本没听课好吗?就是你插的这根棒子搞的!!我又生气又紧张,他是故意为难我。我抬头望他,半天说不出话,他也不给我任何提示,这时同学们开始转过头来看我怎么回事。我因为被连续刺激着敏感的部位将近一个中午,又被自己脱缰的思绪引得面红心热,大概看上去好像发烧,因为有一个嘴快的同学说道,额你还好吗?你是不是发烧?我抓住这根救命稻草,虚弱喘气说道,我,我感觉不太好,可以请假回宿舍休息吗。都不用装,慾望之下的敏感身体发出的声音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他不说话,看我几秒,默默点头,算是准许了。我入获大赦,心里想着哼,臭男人,这笔账算是先给你记下了,等我回去狠很自己满足一番,再研究对策捉弄你!我拎起书包有些艰难地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因为阴道里那根大屌刺激的关系,咬着嘴唇皱着眉,看上去确实像极了生病的样子,宿管根本没又怀疑什么,让我进门好好休息。你们以为我会迫不及待就拿出这根已经跟我下半身水乳交融的假屌吗?当然不!现在它反而成为我的救命恩人,要好好利用起来玩坏我自己啊。。我躺在软软的床埝上,放肆地呻吟着,终于可以让我畅快地要一回了。。。我嘴里大力地吸食着自己手指,自己刚用它们捉着假屌使劲捅穴完成了一次很强烈的高潮,嗯嗯嗯嗯额,我怎么可以这个样子,骚到自己都无法相信。。。所以大家慾望强烈的时候会这样吗?真的很像我家母猫咪发情,都不受控制很没有羞耻心地在那里翘起屁股大喊,我要,我要,来干坏我,那种。。。可一次根本满足不了我啊,我现在非常想有老师来干我,像平时在他家那样,不让我有任何喘息的机会,就是一直抽查到他完全没力才停。我一边幻想着他,一边突然想, 不是要捉弄他吗?我拿起手机,放在正对自己的地方开始录起来。我知道现在这个骚样是他最受不了的,我把白嫩的手指放在因为淫荡了好几次而高高肿起的穴上,好像一个小包子那样鼓鼓的,然后开始缓缓摸自己的阴唇。我是近似白虎那种没什么毛的,仅有的几根老师看到就会给我剃掉甚至拔掉,但新长出来的地方会比较刺刺的,所以最近还给我买了那种激光脱毛的仪器,他说什么时候我完全没有一点毛了,他会给我口到高潮,反正应该很容易达到,尤其是舌头的话我这种骚体质根本受不了吧,几下就让我发疯,所以虽然用的时候会刺痛一下我还是让他帮我用了。我阴唇平时都不会显出来的,是包在里面那种,我其实已经快十七了,和老师在一起也已经两面多了,但现在看上去还是有点稚嫩的那种穴排,不过被玩弄过后会翻起来,像两扇小飞蛾翅膀,我自己还好,但老师说很正,说交往过的女人没有谁嫩成这样但又好骚好正。所以他很防范我有其他炮友,说被很多人操那里会慢慢变不好看。屁呢,他都操我到我爬不起床,每周要好几次那种,跟被很多人操过有什么区别。现在这对阴唇滑腻得不行,还有很多白汁包裹着,我摸一下阴唇,又往洞里插几下,越来越多的白浆流到床单上,阴唇也因为手指刺激,变得越来越凸起,连带着上面那颗被磨蹭到鲜红的骚豆,颤颤地抖着,我随便摸一下就发出一些粘液弹开的声音,好骚好骚,我忍不住崛起屁股,使劲挺起自己白嫩肥腻的胸,翻着白眼狠狠扯起一颗凸起,嘴里啊啊啊啊啊啊叫不停,这种时候操哪里都是高潮,我闭着眼伸进两个手指去填补下面的空虚,一搅就是一阵让我脸红心跳的汩汩操穴声,白色的汁液随着动作不停往下流,床单越来越湿,混着我的汗液,手指也快打滑,不够满足,操起旁边的粗屌棒一插到底,嗯嗯嗯,嗯嗯嗯嫩啊啊,啊啊,我不受控制地大叫着,在新的高潮快来临时,半翻着白眼,用残存的意识控制着凑近镜头,很淫荡地舔着嘴唇说,来嗯嗯嗯嗯额啊啊啊啊,来,来操我啊,嗯嗯嗯嗯,啊啊啊,不然,嗯,不然,我,我,嗯嗯和额呵呵呵,我把这段发给想要我这种骚逼的男生喔,让他们,都,都过来,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边说着就边高潮了。。。。操到我晕。。啊啊啊啊啊啊啊,最后几个字伴随着这又一股强烈的高潮从嘴里高声呻吟而出。。。(要看吗?)